名人推薦

李家同教授

現任: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 
曾任:靜宜大學校長,暨南國際大學校長,清大工學院院長

李家同先生非常支持由國尊科技開發研究的Cyberhood系統。他認為Cyberhood提供的網站應用平台,除了有網路硬碟提供最好的檔案管理能力,讓他能同時管理研究室、暨大、清大任何地方的資源檔案,無論修改論文、多人協同編修著作都能做到資源分享和版本控制,想要和研究小組通訊會議聯繫更是十分方便。
李家同 教授

我也被電腦駭客勒索過

大概兩年以前,我出門的時候就發現檔案怪怪的,當時我沒有注意就去研究室了。後來回家以後發現好多檔案都毀掉了,我趕緊找我的學生問是怎麼回事,他們說我的電腦中毒了,而且要付多少錢的彼特幣,不然檔案都會毀掉......
大概兩年以前,我出門的時候就發現檔案怪怪的,當時我沒有注意就去研究室了。後來回家以後發現好多檔案都毀掉了,我趕緊找我的學生問是怎麼回事,他們說我的電腦中毒了,而且要付多少錢的彼特幣,不然檔案都會毀掉。當然我不會去付勒索的錢,我的學生就說沒有辦法了,只有重灌OS,幾天以後我就有了一個新而乾淨的電腦。

大家一定好奇,我的檔案毀了怎麼辦。我的確是有相當重要的檔案,比方說我正在寫兩本書,一本是有關string matching,另外一本有關analog circuit 。如果這些檔案全部毀掉,那我真是很可憐,可是我一點損失都沒有,因為我將我的檔案早就存到雲端系統去了。這個雲端系統當然是國產的,它有很多的優點,遠遠超過外國的雲端系統,對我這個做研究的人來講,這是我最好的選擇。所以就算駭客想勒索我,我根本不怕。

當然我損失了一批音樂的檔案,那批檔案都放在我的硬碟裡。但是我有一個習慣,喜歡將好聽的音樂放進隨身碟,因為我的車上可以用隨身碟,這些檔案恢復起來也很容易,何況因為這些也是來自我購買的唱片,了不起就將這些唱片拿出來重新弄。

我曾經聽過一個故事,有某頂尖大學的電機系學生,他們的研究結果都放在自己的電腦內,沒有想到有小偷進來將所有的電腦全部偷走,這些學生欲哭無淚。這當然是很多年前的事,可是當時我就已經將所有我的重要檔案放入雲端了。

這次勒索駭客好像使大家嚇壞了,其實我認為應該要問一個基本的問題,那就是銀行會不會出問題?到目前為止只有在台灣發生過ATM被駭客入侵的事,如果駭客可以進入銀行,那就不堪設想了。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先要從電腦的操作系統開始講起。任何一架電腦賣給我們不能只賣了一個硬體,一定要附上某一個作業系統(operating system),使得我們可以很輕鬆的寫程式、上網等等。以IBM這種大型的電腦來講,它的作業系統是絕對封閉的,也就是說你從來也搞不清楚它的作業系統是怎麼回事,你只能在上面寫應用程式。但是有另外一種作業系統是開放式的,它讓你知道很多很多作業系統裡頭的細節,這樣的作業系統使得我們使用者可以寫出非常有趣的程式,比方說你可以利用這些細節寫出一個電腦遊戲,你休想在大型電腦上寫電腦遊戲的程式。

天下事情有好必有壞,這種開放式的作業系統,就很容易使得駭客入侵了。這個世界上有些人專門研究某某作業系統有沒有漏洞,大國的政府更加是養了很多的專家在搞這個鬼。因此各位應該不要太擔心銀行會不會出問題,因為他們的作業系統應該是非常封閉的,有重重把關的機制。

有一個很奇怪的問題,也是值得問的,那就是銀行跟銀行之間是互相來往的,清朝時代很多票行是利用馬車來往的,當然會有保鑣;現在不同,現在要將一筆錢從某銀行匯到另一個銀行,不論它有多遠,一下子就達成了。大家一定會問,這些銀行有沒有用了網際網路(internet)?其實他們是有他們自己的一個網路,這個網路已經存在很久了,叫做SWIFT,平常人是進不去這個網路的。

因此各位一定要懂得最基本的原理,網路不等於網際網路。比方說你有一家工廠,工廠裡面有很多的設備在運作,這些設備的資料都應該隨時隨地送到一架電腦主機,這架電腦主機可以知道工廠裡面有沒有問題,而且也可以事後分析很多的資料,這時候就需要一個網路,這個網路可以將所有的設備都連上去,可是這個絕對不可以和外界聯絡,如果跟外界聯絡那就等著有人來破壞你的工廠了。

我曾經做過教務長,我們學生的資料被駭客入侵過,當然這個入侵的目的是要改某人的成績。後來被我們發現,我解決的方法非常簡單,學生的資料有A、B兩份,學校其實只看A資料,可是A資料是上網的。B資料可以上網讓學生、老師利用,駭客只能夠改B資料,改了也沒有用,因為他碰不到A資料。

所以我勸各位,如果你認為有些資料是專門給內部人員用的,仍然可以上網,可是這個網路不可跟外界相連,這樣就解決了很多問題。比方說醫院的病人資料,其實是不該讓外面可以看到的。我們的戶政系統裡面有很多很多資料,可是只有戶政事務所的職員可以看到資料,他們一定有相當封閉的網路,而且他們一定也用了很封閉的作業系統。

我有的時候看到政府裡面仍然用那些開放性的作業系統,真是令我感到失望,尤其令我難過的是,政府有的時候還規定所有的標案一定要使用那些外國人開發的作業系統。

我們應該要知道,如果我們很輕易地用外國人所寫的軟體,等於引狼入室。政府也毫不忌諱地用外國人的通訊軟體,這等於將我們所有的各種的資料都送給了外國人。

總結一句,我的建議如下:

1. 你如果有重要的資料,一定要有備份,像我這樣放到國產的雲端系統,即使你的電腦出了問題也不會有什麼很重大的損失。駭客比較知道外國軟體的漏洞,如果是國產的軟體,他們大概搞不清楚也沒有興趣。
2. 任何一個單位一定要懂得上網的意思,要懂得組織內的網路和連到外面的網路,重要的資料是不能夠連到外面的網路的。
3. 如果你有隨身碟,不妨多多加以利用,隨身碟不要永遠插在電腦上,資料放進去以後立刻拔走。
4. 不要害怕你的銀行存款會被駭客拿走,因為銀行的電腦系統是相當封閉的。
5. 政府應該全力支持我們國產的軟硬體系統。政府官員用line通訊是一個大的笑話,因為我們自己也有很多的這種通訊軟體。

<繼續閱讀><閤上文章>

為台灣加油打氣專欄(75)博幼基金會用本土的通訊軟體

我一直認為我們國家應該採用自己的軟體,尤其是通訊軟體。我知道大多數人都喜歡用LINE,可是LINE是外國人做的,政府官員如果採用了LINE或任何其他的通訊軟體,都有洩密的危險,所以我們博幼基金會用的是國產的通訊軟體......
我一直認為我們國家應該採用自己的軟體,尤其是通訊軟體。我知道大多數人都喜歡用LINE,可是LINE是外國人做的,政府官員如果採用了LINE或任何其他的通訊軟體,都有洩密的危險,所以我們博幼基金會用的是國產的通訊軟體。這個軟體通話的聲音也非常清楚,和外國的LINE以及Skype實在不分上下,沒有什麼分別。

我建議國人選擇自己國家發展的軟體,唯有如此,才能使我們國家的軟體工業得以成長。以英國為例,英國女王從來不坐外國的汽車。美國、俄國和法國總統也都用他們國家自己的汽車。韓國的工業之所以表現得非常好,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韓國人愛用韓國貨,他們自己的汽車也就是在自己人使用以後越來越好。

如果國人一直崇洋,這對我們國家的工業是很不利的。我很驕傲的是,博幼基金會全體同仁已經都在用自己國家的通訊軟體。我們的資料都存在雲端,所用的雲端軟體也是國人自己發展的。

<繼續閱讀><閤上文章>

我的教育專欄(55)談人工智慧

最近我發現人工智慧是一個非常流行的玩意兒,這當然一定是因為Google下圍棋軟體的成功,用電腦來下棋,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我總記得我在美國唸書的時候,那已是50年前的事,當時一位在南加州的教授在柏克萊電機系演講,講的就是dynamic programming的學問,這個學問最容易懂的應用,就是用在寫下棋的程式裡面......
最近我發現人工智慧是一個非常流行的玩意兒,這當然一定是因為Google下圍棋軟體的成功,用電腦來下棋,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我總記得我在美國唸書的時候,那已是50年前的事,當時一位在南加州的教授在柏克萊電機系演講,講的就是dynamic programming的學問,這個學問最容易懂的應用,就是用在寫下棋的程式裡面,當然後來我們也都知道,還有一個學問叫做branch and bound,有個這兩種學問就可以寫下棋的程式了,可是麻煩的是,我們的中央處理器(cpu)不夠快,記憶體不夠大,所以像圍棋這種棋,很少人會去想寫程式的。

Google是一家大公司,所以他們用了1202個cpu平行運算,記憶體是176個gpu,這對我來講幾乎是天文數字,所以Google可以寫程式來下圍棋。

我們應該知道一個問題,如果是可以用數學來模擬它的話,我們就可以寫程式來解決這個問題,下棋是可以用數學來解決的,很多我們的大學生都寫了程式,當然他們都用一個個人電腦,很小的記憶體,但是也可以比賽殘局,因為殘局所需要的記憶體是很小的,我本人就曾經指導過一位交大的學生,寫了一個象棋殘局的程式,效果相當不錯的。

但是很多的問題是無法用數學來模擬它的.一個最普通的例子乃是股票市場,當年俄羅斯宣告破產,使得很多靠軟體賺錢的人吃了大虧,因為他們的軟體根本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人工智慧已經有很長的歷史了,美國國防部對這個最有興趣,任何一個人在研究計畫中加上人工智慧這個名詞,就一定可以申請到經費做研究。英國政府卻沒有追隨時尚的習慣,他們請了一位有名的數學教授來評估人工智慧究竟值不值得大量投資,這位教授叫做Lighthill,他寫的報告叫做Lighthill報告,這位數學教授花了三個月的時間,足不出戶地看論文,最後的結論是負面的,英國政府因此沒有花大錢投資在人工智慧上。

要解釋Lighthill報告,要花很多的篇幅,我現在講一件事情大家也許就會瞭解了,假設你看到外面下雨了,你就會想到要打傘,這就是因為你有智慧,可是我們如果要問你到底如何想到要打傘的,我們應該說,在你的腦子裡面有一句話,那就是「如果天下雨,就要打傘」,問題是,這種所謂的普通常識多的不計其數,比方說「如果你生病,就要去看醫生」、「如果買不到火車票,就買長途公車票」、「如果門關了,而你又要出去,就要開門 、「如果門鎖了,就要用鑰匙開門」,我們之所以能夠生活,乃是有這些普通常識,而且有趣的是,我們的腦子可以很快地找到與當時問題有關的普通常識,如果們將這些普通常識放到電腦裡面去,要在很快的時間找到有關的一條普通常識,乃是非常麻煩的事,比方說你的鑰匙不見了,然後最後被你找到了,其實你不知道動用了多少普通常識,你要想到上一次用鑰匙是甚麼時候,所以Lighthill說這恐怕是電腦無法做到的。

更精采的是,Lighthill說要解決問題,有的時候最好去找工程師,試想從前人是用洗衣板洗衣服的,難道我們要造一個洗衣機一定要像一個洗衣板嗎?從前人燒飯是很麻煩的,要用大火將火收乾,然後用小火再熱一下,可是我們現在的電鍋是用蒸氣燒飯的,所以我們真的一定要學人怎麼解決問題嗎?

後來日本政府忽然宣佈日本要發展第五代電腦,第五代電腦最重要的乃是利用人工智慧,而且願意和全世界的科學家共同合作發展,當時我國對科技最有影響力的是李國鼎先生,他曾經問我,我該不該注意第五代電腦?我的看法是,日本對於最厲害的技術,向來一概保密的,像SONY的色彩技術就一直保密,這也不能怪他們,所以如果第五代電腦有這麼偉大,他為什麼要讓大家都知道?因此台灣沒有太管所謂的第五代電腦,在當時也沒有太投資在人工智慧上,李國鼎先生並不是一個見到風就是雨的人,他絕對不會說我們的教育將來要靠人工智慧。

人工智慧是一種學問,任何學問都是可以做的,我們也不該管該不該做這種學問,但是我們不必要太過份的重視某一種特殊的學問,在人工智慧中,最有名的教授乃是史丹佛大學的McCarthy教授,他曾經到清華大學來演講,我總記得當時的陳文村教授問他你認為人工智慧的前途如何?他說人工智慧像沒有愛因斯坦的曼哈頓計畫,所謂曼哈頓計畫乃是造原子彈計畫,但是如果沒有愛因斯坦,原子彈是造不出來的。

還有一件很有趣的事,值得給大家知道,在過去,我們很靠郵差送信,所以美國也有一個人工智慧的計劃,那就是研究一種機器人,這種機器人會穿上溜冰鞋,會認路牌及門牌號碼,如此可以代替郵差送信。在同時美國政府又發展了網路,網路和人工智慧是毫無關係的,現在大家都用網路通信了。

我最擔心的是,政府的重要人物聽了風就是雨,我真的不知該怎麼說,反正說了也沒有用,但是我忍不住要告訴各位,dynamic programming和branch and bound是絕對有用的,可惜大官不知道也。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也值得和大家聊聊。中國大陸有一陣子,有一個大官突然發現一個線性規劃的學問,他們把這個學問叫做運籌學,因為古人有一句叫做「運籌於帷幄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我當時非常好奇,搞不清楚運籌是哪兩個字,我還以為是應酬,因為這位大官強調線性規劃,全個大陸不管做甚麼的,一概都要利用這種技術,我只記得一個農村用這個技術來養豬,大概也有點用,這也是聽到風就是雨的例子。

<繼續閱讀><閤上文章>

為台灣加油打氣專欄(33)我們有相當不錯的雲端軟體系統

我們最近國家成天提到一個名詞,那就是「雲端」。所謂雲端系統無非是有一個伺服器,這個伺服器當然不是自己的個人電腦,可能在校園裡,也可能在公司裡,你的電腦就可以經由網路和這個伺服器連起來,雲端系統可以將你所產生的資料放到這個伺服器上。......
我們最近國家成天提到一個名詞,那就是「雲端」。所謂雲端系統無非是有一個伺服器,這個伺服器當然不是自己的個人電腦,可能在校園裡,也可能在公司裡,你的電腦就可以經由網路和這個伺服器連起來,雲端系統可以將你所產生的資料放到這個伺服器上。我們可以想見的是,你的資料就有了備份,而且也可以和別人分享。比方說,一個教授的研究群就可以利用這個系統,大家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將研究的結果送到這個伺服器,也可以看到同學們的研究結果。教授和學生可以同時改論文,一家公司的負責人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方看到公司內部的狀況。

一個好的雲端系統,大致說來應該要符合以下的幾個條件:

(1) 這個雲端系統的裝置一定要非常簡單。 (2)伺服器萬一有問題,你的資料不會消失。 (3)你上傳的檔案有可能一改再改,可是雲端系統會保證你當年所送上去的版本都永遠存在。 (4)如果有一人以上同時在處理一個檔案,只要有一個人鎖住了這個檔案,別人就不能使用。 (5)這個雲端系統不僅僅是一個放資料的地方,也應該是一個讓人可搜尋資料的。舉例來說,一位公司的負責人可能要找到所有最近和他們有來往客戶的某種資料,這個雲端系統要有這種能力,使這位公司負責人得到他所要的資料。

值得我們感到高興的是,我們國家早就有這種雲端管理系統。它不僅僅是一個可以放資料的地方,也是一個資訊管理系統。不同之點乃是在於它位於遠端。

這個雲端系統雖然是相當大的軟體系統,但是要在你的伺服器上裝置,是不需要有人被派來安裝的。他們可以用遠端裝置的方法,很快地就將這個系統安裝在你的伺服器上。

任何人要使用這個系統,當然都會連線到一個伺服器上。但是,資料一旦送到這個伺服器,雲端系統就會立刻複製你的資料,將還放在另一架伺服器上。有些時候原來的伺服器是在大學校園裡的,大學常常會要做電力系統的檢修,就會造成大停電。可是如果你使用這個系統,停電也沒關係,因為他們有複製的功能。

因為有複製的功能,所以資料是比較安全的,因為病毒入侵一個伺服器當然可能,可是你的資料也存在另一個檔案中。如果兩個伺服器都被病毒入侵,機會當然小得多。

這個雲端系統有一個很大的特點,那就是它有版本控制的能力。舉例來說,有一位教授寫了一本教科書裡的一章,寫了十幾分鐘以後,他就會上傳一次,再寫十幾分鐘,他又會上傳一次,可是從前上傳的版本,雲端系統都會予以保留。有可能這位教授在找尋他當年寫過的一段資料,當時是寫在第九章,現在再去看第九章,發現當年的這些資料不見了,他可以經由版本控制的機制,一個版本、一個版本的往回找,很快就可以找到了當年所寫的那段資料。這一類的事情其實是會發生的,我們同學有的時候想到當年他寫的程式反而是比較好的,他可以經由版本控制把那一個比較好的程式找出來。

還有一個特色,假設一位教授和他的學生共同寫一篇論文,如果這位教授發現某一個地方要修改,他修改的時候,就絕對不能讓學生也同時修改。如果同時修改,會搞得四不像,乃是一個大災難。這個系統會允許這位教授將這個論文鎖住,在這段鎖住的期間,只有他能夠修改,等到他修改完畢,就會開鎖,他的學生才可以修改。當然他的學生在修改以前,也應該將文章鎖住。

當然這個雲端系統不是只有放資料而已,我們還可以利用他們的行事曆、電子郵件、電子簽核等等功能。這個雲端系統還有更多的資訊管理功能,有些社會福利機構就可以將捐款管理、人事管理以及服務績效等等系統在這個雲端系統上把資訊串聯起來。

任何一個雲端系統都不難的,這個雲端系統之所以有用,是因為這個雲端系統內部用了一個國人自行開發的資料庫管理系統。我們國家很多的大型資料處理系統,比方說,某一種警政系統就已經使用了這個資料庫管理系統。也就是因為我們有自行開發的資料庫管理系統,我們的雲端系統就可以發展得非常好,可以替客戶發展出很多的系統。

這個資料庫系統當年開發時是接受我們國家政府支持補助的。資料庫系統是一個很難的軟體系統基礎技術,我們當然很高興我們國家有能力做出一個好的資料庫系統,也知道它已經賣到很多不同的國家,用在很多不同的應用系統上。所以我們更應該鼓勵國人使用我們國家自行開發的資料庫管理系統。

我們國家有很多重要的資料處理系統,比如說警政系統、交通運輸轉運站系統、某一家大型客運公司的系統、法律法源資料庫、銀行的印鑑系統、等等,都用了這個資料庫管理系統。在國外也有大型資料處理系統,比如說日本的有2500家連鎖超市的系統、1000家連鎖加油站的系統、大型百貨公司銷售系統。還有歐洲和中國的銀行支付系統、等等也用了這個資料庫管理系統。這是值得我們大家感到高興的事。政府應該知道,軟體應該盡量地由國人自行開發,用外國人所寫的軟體,對國家安全是不妥當的。我們應該說,自己的軟體自己做。世界上真正被人使用的大型資料庫管理系統,其實是不多的,我們國家有這種系統是一件值得大家高興的事。

最後,我還要介紹這個軟體一個很好的機制。電子郵件對大家都重要,有的時候我們要用電子郵件送一份較大的資料給朋友,絕大多數的電子郵件都不讓人送大資料的,這家公司的電子郵件系統可以避免這個問題。我們只要將資料放到雲端系統的一個資料夾,然後對方收到以後,即使他沒有使用這個雲端系統,只要點選一下連結,就可以下載資料了。這是相當方便的一種做法。
<繼續閱讀><閤上文章>

李家同誠心推薦

我過去一直在用FTP系統,同學寫好了論文,放在一個伺服器上去,我再用FTP去把論文拿下來,要用這個系統,麻煩得不得了,我狡兔三窟有三間研究室,暨南、清大和家裡,因此這三間研究室裡的電腦全都安裝上FTP,裝的時候必需依賴那些自以為了不起的學生,但是他們各吹各的調,替我裝了三個不同版本的FTP,差一點使我得了精神分裂症。......
我過去一直在用FTP系統,同學寫好了論文,放在一個伺服器上去,我再用FTP去把論文拿下來,要用這個系統,麻煩得不得了,我狡兔三窟有三間研究室,暨南、清大和家裡,因此這三間研究室裡的電腦全都安裝上FTP,裝的時候必需依賴那些自以為了不起的學生,但是他們各吹各的調,替我裝了三個不同版本的FTP,差一點使我得了精神分裂症。

現在我用的是我的得意門徒胡大雄(國尊科技)開發的Cyberhood系統,這些問題都在一夜間全部不見了。Cyberhood提供的是一個網站(Web化的應用平台),有很好的檔案管理(網路硬碟)的能力,你只要上網,你就可以使用它,不論你在天涯海角,都可以使用它,在過去的使用FTP的時代,我一旦到了美國,就無法看到學生的報告了。

胡大雄的系統可以說是一個Groupware系統,任何一個機構,都一定會有很多成員,大家也會共同地完成很多文件的製作,共同完成線路設計,土木工程的設計,電腦程式的設計等等是我們立刻可以想到的,其實,學術性論文,公文,會議記錄,法令規章的編寫,都可以利用這個系統。有一些出版社,在製作一本書的時候,因為沒有版本控制而錯誤百出,我真希望他們有這個系

工程進行的時候,工地的前線工程師有時會有需要看到工程設計的最後修改,胡大雄的系統可以使得指揮者運籌於惟幄之中,決戰於千里之外。

目前很多我國的公司有需要在大陸設廠,用了這個系統,公司內的信件來往,不僅可以迅速而方便,而且還都有記錄,總經理的留言,總工程師的回答,都留有記錄。這個系統還給了我們很容易使用的追蹤機能。我們可以追蹤過去修改過的版本,也可以追蹤留言,我就常常發現幾位懶惰同學從不回我的信,他們假裝沒有看到,自從他們知道有這麼一個追蹤機能以後,就不再偷懶了。

胡大雄的系統還有關於工作流程(電子簽核)的管理,企業內有很多因為工作職務的不同,每一個人負責的事項也不盡相同,但總需要很多關聯性,一個人做完,就交給下一個,然後就一個一個的依順序把事情做完。或者像企業內有很多需要依照權責管控而確認或簽准的,就需要靠這樣的系統了。

採購就是一個最普通的例子,採購牽涉到很多人,有些人只是應該被知會,有些人有權做決定,這個系統可以輕而易舉地紀錄整個採購經過,會計和出納部門會收到通知,知道應該付多少錢,以及何時要付錢。

以下我再舉二個例子,有一些生產工廠為了因應市場的需求或成本的因素,需要在不同的地點或國家,設立分公司或當地的生產工廠,也因為成本或環境的限制因素,無法利用同一套既有的資訊系統把資料串聯起來,而無法達成即時性的資料溝通或傳遞,當然就得靠其他的方法如電子郵件來作資料傳遞或彼此溝通協調的工具,這當然就有很大的限制或管理上的問題會發生,例如有一份較機密的文件(如新的產品構想)需要從假地的工廠傳送到乙地的工廠或公司,而這樣的資料也會因為需要作進一步的資料補充,或不同地點的生產資料作彙總處理,透過電子郵件就不是很好的方法了,這時候就需要有一個共用的作業平台作資料的傳遞、修改、補充和彙整。使用Groupware是最有效的方法。

有一些比較小的公司為了拓展生意或推廣產品,總要提著大包小包的產品到處拜訪客戶,有時會碰到客戶的不同需求,須要更改產品規格,因此需要和公司相關單位或人員作進一步的溝通協調,此時若得等到回到公司才能處理,時效性的落差就很大了,如果用了胡大雄的系統,這種事情的解決就變得很方便,要表示意見的人可以清清楚楚地表示意見,有能力作最後決定的人也可以看了各種意見以後,做最後決定,而這一切都是白紙黑字地紀錄下來,誰也不能賴。

你如對我的高徒胡大雄的系統有興趣,不妨打電話給他,他的電話是02-22369917,我至少認為出版社應該利用這個系統。
<繼續閱讀><閤上文章>

原來,我早就在「雲端」【2009/11/07 聯合報】

最近看到媒體大肆討論「雲端計算」,我這個土包子不知道何謂雲端科技,所以就查了一下雜誌,發現所謂雲端科技,無非就是將所有的資料都送到網路去處理。我鬆了一口氣,知道我不但不是土包子,而且是一個先知先覺者,因為在民國九十一年就已經將資料一概都儲存到位在遠處的電腦裡。......
【聯合報╱李家同/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新竹市)】 2009.11.07 03:35 am

最近看到媒體大肆討論「雲端計算」,我這個土包子不知道何謂雲端科技,所以就查了一下雜誌,發現所謂雲端科技,無非就是將所有的資料都送到網路去處理。我鬆了一口氣,知道我不但不是土包子,而且是一個先知先覺者,因為在民國九十一年就已經將資料一概都儲存到位在遠處的電腦裡。

我的一位高足發展了一套軟體,有了這套軟體,不僅我的論文全部放在遠處,我的所有學生一旦研究結果出來了,也會將報告送進這個系統,我在任何一個地方,都能隨時進入這個系統,查看學生的成果,也能修改學生和我合寫的論文,如果我的學生正在寫他的論文,不希望有人干擾,可以將文件鎖住,一旦文件被鎖住,任何人都只能看這分文件,而不能作任何修改。我如開始修改,也一定會將文件鎖住。我曾利用這個系統,和好幾位教授合寫過兩本書,每位教授修改的時候,其他的教授都只有等。

有一次,我看到一則新聞,某所大學的一間研究室遭竊,小偷偷走了所有電腦,那些研究生呼天搶地地苦苦哀求小偷開恩,他們並未要求小偷歸還電腦,只要求將電腦裡的資料還給他們。這些學生真可憐,如同生在石器時代。我的學生絕不會擔心這種事,有時他們的電腦中了毒,完全垮掉了,他們也不會在乎,因為資科都保存在那個系統中。

我學生的全部論文以及演講投影片,全部都保存在系統中。每篇論文,一旦修改而上傳,上一個版本就留了下來。萬一傳輸發生問題,還可以用舊一期的版本。

我雖然幾乎每天都要處理各種資料,也必須到各地去,我也從不帶電腦,到時只要能夠上網,我就可以輕鬆地獲得我要的資料。每次演講,投影片都事先寄去演講的地方。有時出了差錯,上網就可取得了我的演講投影片。

用這種系統的人很多,有很多企業也用這個系統,大老闆即使在國外,也可隨時隨地知道公司的狀況,也可以發出指令。

坦白說,大家忽然大談雲端計算,好像這是一件非常奇特的想法,但我擔心的是:政府可能會以為唯有和外國大公司聯絡,才可以發展這種技術,其實最重要的是,應該大力獎勵我國已經有這種技術的公司。既然談雲端計算,就一定要有雄心壯志,發展更普及的寬頻網路到家,自己的中央處理器、電腦、作業系統,以及網頁瀏覽器,我們的野心應該是從此擺脫對外國的依賴,可是如果政府根本不知道我們已經有相當不錯的系統,那就沒有什麼戲唱了。

【2009/11/07 聯合報】@ http://udn.com/
<繼續閱讀><閤上文章>
↑GO TO TOP